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做爱的时候 是忘了伤心事的
做爱的时候 是忘了伤心事的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做爱的时候 是忘了伤心事的 水瓶座的女子,总是那么的自决。 坐在床头熄了灯,仿佛还能闻到枕边的幽香,眼前似乎还有那曼妙的身影, 看着她离我远去,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觉得幸福转眼即 逝,人生也不过如此,如此而已。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忽然间有人推门进来开了灯,“你怎么搞的,睡觉连门 也忘了关。”我听声音也知道陈洁来了。没有说话。大概是我的样子比较痴呆, 看上去很不对劲,她走过来摸摸了我的额头,“干嘛呢?傻了?” 我摇摇头,勉强笑了笑,“没什么。会结束了吗?明天回去吗?” “结束了,明天可以回去了。哎,出来两天了,还没时间去玩,我跟你说, 今晚史密斯约我们去玩。”史密斯就是今天和陈洁辩论的某投资银行的副总裁。 “那一定是约你的,我不舒服,不想去了。” “不行,”她板起了脸,撅着嘴,“我可不能一个人去。” “那就不要去了。”我存心气她。 “那呆着干什么?” “照顾我啊,我昨天照顾你来着,今天你也回报一下啊。” 没想到她说:“也对,这样我告诉他我有点事情,不去了。我今晚陪你。” 这句话说的太暧昧了,我心里一跳,仔细看了她一眼,忽然想到莉,心里又是一 痛。 趁着她打电话时,我又把眼睛闭起来,心里回味着痛苦,百感交集。很多人 以为水瓶人花心,其实花心只是表面的现象,我对她真的是一片诚心可对日月。 耳朵听着陈洁和老外的解释的声音愈来愈远,原来我忍不住又迷糊了过去。 睡的不知多久,睁开眼来,床边坐着一人,吓了我一大跳,这才想起是陈洁 在陪我。可能是累了,她坐着也打起盹来。我仔细地端详她,白净的面容,柳叶 淡眉,细长的眼睛,薄薄的嘴唇,虽然不能算是个美人,看起来也女人味十足。 我忽然想逗逗她,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没有反应。于是我抚摩了她的头发 一下,还是没反应。我坐起来,走到她身后,轻轻地在她背后敲了起来,她嗯了 一声,继续闭着眼睛,享受我的按摩。 我大着胆子,在她背上认真地敲打起来,时而紧敲后背,时而拿捏肩膀,十 分钟后她身子越来越软,已经眯着眼睛沉浸在乐趣中。我邪念陡升,刚失去了一 个女人,老天又送来一个,不管她是谁了,我都准备让她作我的女人了。 我开始轻轻敲击她的后脑,然后顺手抚摩她的头发。不是很多,但很顺滑。 她没有动弹,我的胆子更大了,开始抚摩上她的白皙的脖子,并有意识地多停留 了会。然后捏上了耳垂,软软的,凉凉的,摸了一会,她的耳朵开始发烫了。 我慢慢地移动手掌,在她背上来回移动。隔着毛衣可以感觉到柔软的内衣, 勒紧的胸罩以及那温热的肉体。我压抑住呼吸,缓缓地凑近那白皙的脖子,可以 看到她的小小的汗毛因感受到我的呼吸而战栗,但是她没有说什么。终于我的嘴 唇贴上了她的皮肤。我小心地吻着,移向了她的小耳垂,然后含在嘴里,温柔地 舔着,听到她轻轻地呻吟。 她的头低着,我把她的脸转向侧面,手指和她发烫的面颊相接触,感受的温 度又再次点燃了我。我也闭着眼睛,面颊接触着,碰撞着,缓慢又急切地搜索着 她的小嘴。仔细地吻着她,她没抵抗多久,在我强烈地用舌头分开她的嘴唇时, 她就吐出又香又滑的舌头和我纠缠在一起了。 一边激烈地吻着,一边用手抚摩着她的耳垂、脖子和面颊。等到我确信她已 经被我撩拨起来,我把手从她的领口探下,虽然不够深入,也稍稍地感到了那一 抹圆弧。手已经不能再闲着了,我抓着她的手引导她来抚摩我,她抱紧了我,把手从 我的腰带上方伸进去,摸索着我的背,再转到前面来,从腹部直接往下摸去。我 绷紧了小腹,火热的阴茎感受到那一只纤纤玉手触摸过来,登时浑身绷得更紧。 她冲我妩媚地笑着,伸过另一只手来,解开了皮带,拉下了我的拉链,连带 我所有的裤子,露出我昂然挺立的男根。她双手捧起它,蓐开包皮,看了一下, 说了声“吃香肠。”头一低,便将其纳入口中,轻轻地吞吐起来。 我感觉到男根包裹在一个温软湿润的地方,很是舒服,更加情绪高涨,不住 提出要求,“来,都吞进去。”她努力张开小口,慢慢地将我那青筋暴长的东西 全部吞了进去,不由洋洋得意。 我扶住她的头,奋力往前抽插,她也努力迎合我,娇媚的笑脸上搁着我的东 西,刺激得我血脉贲张。 我开始暴力地脱着她的衣服,几下子就把她给脱光了。 玲珑白皙的身体暴露在橘红色灯光下,我压在她身上,兴奋地舔着她优美的 乳房。她则温柔地抚摩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下推。 我从胸口一直吻下去,直到她那小草萋萋的地方。不大,白白净净,我伸出 舌头舔了舔,咸咸的,阴道洞口有点湿。我听到她呻吟了一声,于是我又舔了一 下,果然她又叫了一声。我按住她,不让她动,对着洞口温柔地舔着。她完全情 不自禁了,发出阵阵呻吟声,洞里面水源不断,不一会就成了潺潺小溪。她猛地 抓紧了我的男根,叫了一声:“来吧,我不行了,快来吧。” 我趴在她身上,挺着长矛迎向洞口。随着密封闭合的那一刻,我感到一个小 而紧,弹性十足的空间包容了它,这是一个少妇的私人领域,她向我开放了,她 给了我成熟女人的快感,她在我身下动情地喊着:“加油,干我!”我浑身血都 热了,在她的洞穴中留连往返,一边抽插的同时,一边忘情地和她接吻,每次吸 到她的唾液,我的长矛便扩张一次,她也痉挛一次。 也不知抽插了多久,她渐渐地眼睛上翻,动作也加快起来,口里只叫唤道: “啊,啊……”我也加快了频率,只觉得那下面的洞穴有股吸力,我的身体逐 渐发软,快感聚集到长矛的顶端,终于一声呐喊,快感蓬勃而出,她也叫出了最 有力的一声,然后两人抱在一起,温柔地吻着,下身还紧紧连在一起。 我不得不承认,和少妇做爱是一件相当享受的事情。我也不得不承认,做爱 的时候,我是忘了自己的伤心事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