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行刑女犯
行刑女犯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行刑女犯 我是上午九点钟接到通知的,让我去拍摄处决的全过程,我等了很久了,现 在这种片子在日本卖的很火,收入绝对超过7位数。我赶紧带上我的数码摄相机 和相机(高清的图片也是必不可少的)驱车来到中缅边境缅帮一侧的监狱。

  我经看守引路来到监狱地下一楼的一间大房子里,看守为我打开灯,天花板 上六盏大灯登时把房间照的如同白昼,这为我拍摄提供了理想的光线。只见这个 屋子有80平米,地上是水磨石,上面开了几条排水槽,还有五六个暗插座,四 面墙是用白瓷砖贴的,东墙上有个小门,我和守卫就是从那进来的,在西面有个 向两面拉的大门。在房间的东南角放着一个大木桶,里面已经放满了热水,在桶 旁有个水龙头,龙头上套着长长的软管。在厅的中央偏东放着一张解剖台,但这 张台比一般的解剖台多了一些支架。在厅中央偏南有个木框,在框中还有四根横 棍,在框的四个角上都钉有圆环。在厅的北面离墙不远是个桌子和椅子。

  守卫示意我在此等待后就告辞回去了,我把包放在桌上,把摄影器材拿出来 开始调试,大约过了10分种我听到从大门的方向传来链条在地上缓慢拖动的声 音。

  我知道戏要开演了。

  门缓缓的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个女人,1·66的个子,起肩短发,45 岁左右,一身连衣白色长裙,双手被链铐铐着。脚上也铐着连铐,脸色凝重的看 了环视了一下屋内,在3名看守的簇拥下昂首挺胸的走进房间,然后大门有徐徐 的关上。

  这时那小门开了,走进我的合作伙伴,典狱长昆崆。昆崆看了眼女人,径直 走到桌子后面做下,把手里那卷宗打开摊在桌上,我赶紧把里面内容拍了下来: 叶雁女汉族48岁中国云南昆明人贩毒罪死刑。

  「说吧,你们在缅北的组织分布情况。都到这了,你还指望有什么人来救你 吗?现在不说,我就要按上峰的指示办了,11点快到了,叶探员!」那女的看着昆崆,哼了一声,「你们就死了这个念头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fba是单线联系的,我的理想就是将你们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毒犯绳之已法, 摧毁你们的政权。我们没什么好商量的,你们来吧,我准备好了!」昆崆是乎知道这样的对话,微笑的摇摇头,从上衣口袋掏出笔,在卷宗的右 下脚写下几个红字「已行刑,xx年xx月xx日,昆崆」「准备行刑!」

  看守先解下叶雁的镣铐,把她带到了大木桶旁。叶雁自己脱下了那件白色的 外套,里面什么也没穿,然后在看守的相扶下跨进了木桶,好象旁若无人的用心 洗起来,过了五六分钟她从桶里站起来,走到外面,守卫拿了块香皂帮她把周身 打了一便,又从桶里拿出一个水勺,从桶里舀水把肥皂沫冲尽,再拿毛巾把女犯 周身搽干。一切都在无语中默默进行。

  洗毕,女犯转身向解剖台走去,在明亮的光线下,我看清了女犯的体貌,女 犯45岁左右的长相,眉眼一般,乳房下垂,乳晕浅红,乳头圆而坚挺,小腹有 一圈不大的廒肉,阴毛浓密,一直长到肚脐眼,两条腿健壮有力,却没一根腿毛, 周身雪白,皮肤光滑。女犯被看守带到解剖台旁,依然昂首挺胸,大意凌然。其 实从现在开始她就不用再走一步了。因为看守们会来移动她。

  看守们一个扶肩,一个抬脚把女犯直挺挺的抬上了解剖台,将女犯的双臂向 两边一字型的绑在解剖台下伸出的支架上,再把女犯那修长的玉腿也向两边扳直 并捆绑在支架上,这时女犯成大字型仰面躺在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

  这时那个一直没动的小个子守卫在解剖台下面拿出一个象工具箱的盒子,他 打开盒子,只见盒子里面用块红布盖着,这位看守将红布盖着的托盘轻轻提起, 原来是带折叠支架的两层工具盒。看守从下层拿出一把折叠剃头刀和一瓶剃须液, 走到女犯的大腿间,原来这位可是今天的主角——刽子手!

  刽子手把剃须液挤出一大把均匀的涂抹在女人的阴部,肛门,腹股沟,大腿 内侧,还有小腹至肚脐眼处,然后他打开剃刀,从女人肚脐处轻轻的刮起来,由 于皮肤突然感到锋利的东西,不由自主的起伏了一下,刽子手不消的看了女犯一 眼,轻蔑的哼到:别怕,在没得到行刑的命令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流一滴血的。

  女犯听了他的嘲讽,也不消的翻了下眼睛,仰了下头,暗吸一口气,将小腹 挺了挺,以便让刽子手刮毛的时候顺手点,刽子手赞赏的点了点头。细心的从上 往下刮起毛来。(想不到在刽子手和刑犯之间也有合作关系)不一会刽子手将女人的腹部阴毛剃光,然后刽子手弯下腰将女人的腹股沟扒 开,由于女人大腿壮实,沟比较深,刽子手一边剃一边往里扒,接下来就是剃阴 部。刽子手向内轻拉女人黝黑并向两边张开的小阴唇,轻轻的刮去周边的阴毛, 女犯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阵快感,闭上了眼睛,头微微向后仰了一下,脚面向上 拱起。由于女人阴毛浓密,刽子手仔细的刮了两边,女人着实享受了一把(看来 合作还是有好处的)。

  刮净阴部,开始最难剃的唇后联合到肛门这段,女人是个大屁股,两边的肉 把这段埋的很深,刽子手示意两个守卫过来帮忙,他们二人一边一个将女人的屁 股抬起一点并向两边扒,将这段尽量张开,刽子手用刀由外向里快速的将里面的 阴毛刮净,露出暗红的沟槽和肛门。

  刽子手弯腰从工具盒里拿出一个后面拖个小管的橡胶球,气筒和一支作爱用 的润滑液,他挤出一些润滑液抹在橡胶球上,又摸了些涂在女人肛门上,并用占 满润滑液的手指伸进女人的肛门,女人轻轻「恩」了一下,接着刽子手迅速将橡 胶球塞进女人的肛门,并用中指将球顶进去,然后他将气筒的头对着球上的那个 细长的管子口(管口装有象气门芯那样的装置)向里打气,随着打气的节奏女犯 有规律的轻轻的「啊,啊」起来,看来是不大好受。(这个装置是为防止女犯行 刑时失禁)处理好肛门上的事,刽子手又示意助手将女犯放下,然后刽子手扳直 女人的大腿,将女犯大腿内侧从根部向下至关节部刮了一遍。

  接着走到水桶边将毛巾沾湿,将女人的下身仔细的擦拭了一翻,随后从工具 盒里拿出一根黄色的橡胶管,在一头抹上润滑液,按住女人的阴部,将管子插进 女人的尿道口,不一会一股黄色的液体就流出来了,这是给女犯排尿,尿顺解剖 台上的排水槽流到下水道了。

  刮干净的女犯下体显得很清爽,微鼓的小腹显得很光亮,有点充血的阴唇象 盛开的花朵,粉色的阴啼和阴缔包皮挺挺的泛着油光,雪白的玉腿绷了直直的, 皮下的血管也隐约可见,我干紧用相机给女犯下身拍了几张特写,我的那个也不 由异动起来。

  刽子手可没闲着,他在我忙于拍照的时候把女人的腋下和乳房也刮干净了, 照例刽子手又将刚才刮过的上身部位也用毛巾抹了一边。

  刽子手将剃刀收进工具盒内,又从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化装包,问那女犯: 要帮你打装吗?今天行的可是开膛刑,血要流光的,脸色会很难看的。女犯看着 刽子手,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帮我化的漂亮点。在这里」漂亮「就是浓妆的意思。

  刽子手先拿出粉底盒,用软毛刷粘了些粉给女人整个脸打了一层底粉,接着 用唇笔将唇的轮廓勾勒出来,再用唇刷粘了大红色油彩唇膏细细的涂抹在嘴唇上。

  化好嘴唇,将她的眼睑用紫色眼影涂了一下,用遏色的眉笔勾了眉毛,刽子 手干净利索的给女人化好这些后,很专业的将女犯的下巴托起点巡视了一下,又 用腮红给女人两腮部了些红色。然后从工具盒里拿出个小镜子,放在女人面前说: 看看满意吗?女人宁视着镜子里的自己,还左右转头看了一下,满意的点了点头 ……刽子手将化妆的用具全收进工具盒里,看了一下典狱长昆崆,此时的典狱长 昆崆也正津津有味的看这刽子手的工作,他看到刽子手注视着自己,知道正活要 开始了。

  他拿起卷宗,翻出一张空白纸,从上衣口袋掏出笔来,冷着脸走到女犯面前 说:叶探员,有什么遗言就交代吧,我给你记着。女犯抬起头,狠狠的看了他一 眼,说到:那就祝愿你们早日完蛋,我在下面等你。昆崆恼火的将卷宗一合,看 了一表,11:10,「时间到了,行刑」!

  一个看守拿出一条白布,让女人咬着白布从头后面紧紧扎住,女人知道这是 防止她咬舌,也就没反抗。

  然后解开解剖台上绑女人的绳子,两个看守抓住女犯两个胳膊,刽子手抓住 女犯的两个脚脖子,将女犯十字形的抬了起来,女犯闭着眼睛,不做无谓的反抗。

  三个人将女犯台到中央偏南那个木框边,两个守卫将系在女犯手腕上的绳子 穿过木框上面两个铁环向下拉,女人的两臂向两边伸展开来,然后将绳子在框中 的横杠上系牢。再将脚髁上的绳子穿过木框下面的两个铁环往两边拉紧,让女人 双腿绷的直直的,整个人如大字型的绑在木框上。刽子手绕到框后,用根细麻绳 将女犯的头发拢到一起扎在木框中第一个横杠上,再用一根同样的绳子将女犯的 脖子绕了两圈同样绑在第二根横杠上,让女犯的头不能左右或低头。

  将女犯捆绑停当,刽子手走到工具箱前,从里面拿出一个袋子,撕开封口, 拿出一副手术用的胶手套。刽子手戴上手套,掀开工具盒第一层盖着的红布,原 来是一排手术刀具,刀具散着寒光,让每个在场的人都不寒而立。

  刽子手从里面拿出一把手术刀和刀架,把刀卡在刀架上,走到女犯面前,看 着女犯的眼睛。女犯知道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了,她咬紧牙根,闭上眼睛,绷直双 腿,深吸一口起,将光亮的小腹挺了挺,做好了挨刀的准备。

  刽子手将刀锋对着女犯泛着油光的粉色阴蒂头,从阴蒂头叉口沿阴蒂包皮向 上轻轻的快速拉了一个浅浅的口子,口子一直拉到肚脐处,女犯打了个激灵,她 没想到行刑的开始是这样的没有痛感,只见肚皮上的皮肤受腹肌的牵拉向刀口的 两侧漫漫的收缩,刀口随之变大,从刀口处渗出点点血珠,渐渐的汇成血流,慢 慢的滴在地上。女犯开始感觉到阴蒂有种灼烧的痛感,由于她头被固定住,所以 她不知道下身发生了什么。

  刽子手是老手,他知道象这样的政治犯是要慢慢折磨的,如果下刀快了,上 峰会怀疑他对犯人有同情心,所以第一刀他下的很浅,让女犯一点一点的感受行 刑的痛苦。

  第二刀刽子手弯下腰从阴道口顺唇后联合向肛门浅浅的拉了一刀,这地方皮 肤很薄,血管丰富,人很敏感,随了女犯喔的一声呻吟,皮肤迅速张开,血呼啦 就如雾状喷溅出来,女人开始有些因痛苦而不自觉的颤动。刽子手不动声色的用 左手拉住女犯那黝黑肥厚的小阴唇向左拽,沿阴蒂头叉口切开的地方再次进刀, 还是用轻力在原来的口子上再划了一刀。这一刀将口子加深了,口子两边的肉向 两边卷了起来,看到了黄色的皮下脂肪。这时的血如小溪湍湍的流下来,沿着伤 口跌到地上,溅起点点血花,不一会地上积了厚厚的一滩血(这女犯体态丰满, 年纪也不轻,可能有高血脂,不然怎么血流在地上不四散流淌——我的想法)。

  女犯在挨了第三刀后,狠狠的咬着牙,疼的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双手紧紧 抓住绑绳,两腿膝盖想向里弯,可腿被绳子拉的紧紧的,动弹不了。喉咙里发出 一阵阵「呜呜……」的哀鸣。刽子手示意一名看守拿了桶水对女犯肚子上的血槽 冲了下去,水将女人肚子上的血一下冲走,伤口变的清晰了。女犯又痛苦的四肢 抽动了一阵。刽子手拔掉女人的导尿管,蒂头叉口切开的地方再次进第四刀,不 过这次不向上,而是深深的切入,再向下切开小阴唇前联合,尿道,一直切到肛 门,由于肌肉的收缩失去了控制,啪地向两个大腿根处弹开,露出一个大洞,同 时,没有了尿道括约肌控制的膀胱终于把乘余的那点热尿「呼」地喷出来,合着 鲜血弄了刽子手一手。接着,一大团肠子在强大腹压的推动下从那洞口涌了出来, 在女犯的两腿之间挂了白白一坨,同时也将女犯的子宫和已经排空的膀胱带出了 她的身体。

  女犯由于忍受不了阴道切开所带来的疼痛,眼一黑,昏厥过去。刽子手迅速 放下刀子,从工具盒里拿出一支准备好的大计量肾上腺素给女犯注射进去,女犯 一下醒了过来,又发出「呜呜……」的哀鸣。

  刽子手知道该让犯人归西了,他示意看守将那水桶放在女犯的下面地上,他 将刀尖抵着女犯琐骨中间慢慢的用力向下垂直一直拉到阴道,从阴部到胸骨剖成 了两半,白色的皮、红色的肌肉和黄色的脂肪向两侧翻开去,露出里面的所有内 脏。也许是药物的作用,女犯这时突然变的格外清醒,她挺了挺已经剖开的胸膛, 头向上昂了昂,呜呜的似乎要喊出最后的不屈。刽子手才不理会受刑者要做什么 了,他扒开女人的肚皮,找出食道下端,拉出用刀一切,接着用手从切开处往下 一扒拉,胃;肠;子宫;膀胱全掉进桶里,只有直肠还连着肛门,刽子手又一刀 将直肠从根部切断,女人的下面地上堆了一团冒着热气的下水。

  女人的身体又颤动起来,刽子手乘女犯还有一口气的时候迅速从横膈下面捅 了一刀,左右一划拉,切开膈膜,用手进去向外一掏,刀一剜,将一颗跳动着的 心脏取了下来。

  女犯一下子就停止了颤动,身子无力了坠下了,眼依旧睁着,但没了光彩。

  血依然不断的从空了的身体里滴下了,典狱长昆崆拿着一个塑料盒子,走到 刽子手跟前,打开盒子,刽子手将冒着热气的心放在盒子里,昆崆盖上了盒子, 盒盖上已经写好了女犯的名字。「你们把这里收拾干净,我去向长官复命去了」。 说完向我点了点头,径直从小门出去了。

  刽子手和看守们并没马上将女人的尸体解下来,而是从墙角拉来一根水管。

  打开水龙头,喷溅的水流对着女人空空的体腔,冲出红红的血水,过了一会, 体腔里不再有血水流出,看守又把尸体的伤口边缘的血冲刷干净,接着用毛巾将 女人的尸体认认真真的擦干净,皮肤上没有一点血。

  然后他们三人将女人的尸体从架子上解下来,轻手轻脚的将尸体抬到解剖台 上,去掉捆绳,将女人仰面平放在台上。刽子手解开捆着女人口的白布,将女人 僵硬的下巴合上,又轻轻的合上女人不屈的双眼。「放心的去吧,你该受的罪已 经受了,我们会尽人事的!」我心里一镇,想不到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还有这样 的心肠。刽子手将地上女人白呼呼的下水一件不拉的装进了女人冰冷的躯体里, 将肛门里的那个气塞放了气掏了出来。接着他从工具盒里拿出一根手术针和缝合 线,相当专业的将女人身上口子细细的缝合起来。

  过了十分钟,女人尸体终于被刽子手缝合好了,除一条贯穿全身的缝合线, 竟然看不到一丝血肉。我不由的惊讶起来,看到我一脸的困惑,刽子手看着女尸, 一脸无奈的耸耸肩说到:「我是个外科医生,可医院里缺医少药,病人穷的只能 开止痛片,我的收入不够养家糊口的。这活给钱多,也没人知道,我把她们收拾 好,也算安抚一下自己的良心吧」。

  这时一个看守从外来拿来一个黑色裹尸袋,他们将袋子拉练打开,将女尸套 进袋里,合上拉链抬了出去。留了一个看守继续将地上的血水冲刷干净。

  我收拾好器材,驱车回来,我把拍到的画面进行了技术处理,将除女犯以外 的所以在场人员面部都打上马赛克,将声音全部抹去,进行了重新配音。我将做 好的带子拷贝了一份,第二天给典狱长昆崆审核。由于我不是第一次拍了,所以 审核一次ok。没多久,这部片子就在东京圈内发行,我也有了不菲的收入。

  【完】